English| 网站地图 | 邮箱登录 | 校长信箱
首页 » 首页 » 交中人物

2017 届ib国际课程试点班学生陶超群

前言

       杜克大学 /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EECS专业 / 蓝色动力机器人社前任社长 / ISEF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决赛选手 / RSI夏校 / 交大附中RDC数学学科领导人 / GPA > 4.0 / 想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

拥有这样一份简历的人,会是什么样的?

       这篇专访从去年10月开始构思,当时由周雨辰同学采访并完成了前半部分的内容。我们想着,不如早申请结果出来之后发?没想到,转眼就到了四月,申请季都已经结束了。Ivy Day那一晚,陶超群发了一篇感动了许多人的朋友圈。于是,我们又匆匆进行了第二次采访,才有了这篇专访后半部分的内容:“与申请季”。

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

第一次和陶超群接触的时候,觉得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人。

       那天他穿着一件印着黑白格子的连帽卫衣,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平静的五官上看不见一丝波澜——沉稳,冷静,仿佛一缕已浑然忘却外物、专注于思考的灵魂,在自己构造出的简洁世界里泛着冷冷清光。接过我手中的题目,他凝眉沉思少许,温和而从容的声音缓缓涌入耳中,每一个字都是那么贴合要点,却又并无一丝因学识深厚而滋生的狂气;他的解释就如同他给人的印象,温和却又锋芒,能够带领迷茫的旅行者一步一步走向目的地。

       当时感觉非常奇怪,因为印象中的那个陶超群理应是一个锋芒毕露、语出惊人,甚至会有一些高傲和nerdy的人吗。可他并不是。他很温和,很平静,也很谦逊;思路干净简洁却处处紧扼要点,让人忍不住拍手称妙。他也完全和书呆子挂不上钩——晚上时常看见他在篮球场上如飞鸿一样轻巧而矫健的身影;音乐、艺术、动漫、游戏,他侃侃而谈,不见生涩或粗浅。这一度令我非常好奇:他是如何一步步行走至今的?但我无从得知。

       时间久了,常常拿题目和问题打扰他,慢慢就熟悉了起来。偶尔聊起过去,他向我讲起了他那些过去的日子和他曾经走过的路。藉此,我也才慢慢理解了这个人。

与工程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他自己也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爱上数学的。但是他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他高一,懵懵懂懂地加入了交中的蓝色动力机器人社,并且成为了FRC程序组的成员。他还不太懂编程,只能自己慢慢努力着摸索和学习。在那个有着温暖阳光的午后,他第一次尝试用图像软件编译一个简单的小程序。原以为会失败,但他惊讶地发现:小机器人跑起来了!一切都如同他的预想,那么真实而美好!那一刻,他听到了自己心底的快乐和满足,也正是那一刻的感觉决定了他日后的道路。

        “那你一开始是怎么摸索的?”我这样发问了。我体会过蒙着眼睛在黑暗中行走的无助和困惑,因此无端地好奇他是怎么做的。他耸耸肩,轻松地一笑:“还能怎么办咯?某宝的书和coursera的课呗。”随后又说起一次在实验楼温室的经历。那次,朱老师正在搭机器的底盘,而程序组的人正在想办法编程序。对程序都并非很熟悉的他们窝在一起,直接看软件的介绍,一步一步学着往下做。“那是一次很有趣的经历。”他说。其实,摸索的时候真的会有一点‘简单粗暴’吧。 但是一切并非全部光明而美好,他也在初期经历过可怕的疲惫和无助。在建模比赛前,他参加过编程集训。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写出来的程序bug太多,只好一遍遍调试。调啊调,太阳落了,月亮和星星挂满了窗框,抬头一看整整8个小时已经过去,马上天就要亮了。“无论如何,还是调出来了。”陶超群在回想这一切时,唇角勾出一丝微妙的笑容。我可以想象出在已经过去的那个时刻,充斥他脑海的除了疲惫的波涛,一定还有希望和满足的微光卷挟其中,也因此照亮了那个还在寻找、跌跌撞撞着的灵魂。

与ISEF

       “你是怎么开始DNA计算这个课题的?”从陶超群讲起的过去里,他和生物好像并没有什么很大的联系。

       出乎我的意料,这一切并非始于一个宏大的、伟岸的理想,而是他和朋友在盛夏时节的咖啡厅中闲聊,聊着聊着擦出的思想火花。他当时同两位同班的好友出门吃饭,不知为什么说起DNA计算,于是就聊起了DNA单链碱基配对。三个少年一拍脑袋,决定尝试将其作为计算单元,试试看能不能发展出一种算法。于是,他同好友就开始了漫漫课题路,辗转着找了很多教授和前辈寻求帮助,最后终于成功了做出了课题。

       谈及印象最深刻的事情,陶超群笑着告诉我:有天他和朋友待在机器人教室,突然楼下办公室的科技总辅导员彭老师破门而入,脸上洋溢着孩童般的狂喜,振臂激动地大喊:“你们ISEF进北京的选拔赛了!”那一刻,他感觉幸福极了。

       然而,科创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他们三人来到美国后,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苍白无力:presentation不流行,课题的实际意义不大;在巨大的大堂里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也被美国高中生强大的研究能力和科创精神深深震撼。“但是,”陶超群若有所思地告诉我,“这次经历让我看到了人外有人,也拓宽了我的视野和思维,让我有了新的方向和起点。”

与RSI

       RSI为Research Science Institute的简称,是一个旨在培养学生研究能力、具有极高学术价值的夏校,其每年在上海地区招收的人数大约2-3人。陶超群通过升学指导报名了选拔,经过层层文书和面试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RSI。随后,他就收到了大量的作业,要在夏校之前完成。

       夏校在第一周周二会布置mini project,周六就要交上一篇小论文。此外,最后一周要完成自己的大课题,还要做一段presentation。再加上每天从早到晚都是课,大家并没有时间能够做自己的项目。于是,每天晚上bed check在10:00左右结束后,大家才真正开始工作。“当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寝室楼的lobby hall里面人山人海,每个人都在专心致志地干自己的活,这让我印象非常深刻。”陶超群说。

       此外,陶超群也表示自己的科学观在RSI可以说是“被颠覆”。RSI 的教授教会了他什么是重点:研究的重点、论文的重点等等。此外,RSI所强调的“可实践性”和“可操作性”让他大受启发。 

与申请季

       三年,是陶超群遇见交中IB的时间,也是他眼里申请季的长度。因为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发生的"每一件小事",都会shape you into your current self,更不用提那些因为真心喜欢而投入大量精力的活动。他说,“这些经历塑造出了一个完整的人格,而申请其实就是把这样一个人格剖开展示在招生官面前的过程。”

       跨越三年,陶超群收获了优异的GPA和标化成绩,也在活动中逐渐构建了自己的学术和个人兴趣。但若说有什么能让他停下脚步,审视自己,申请文书或许能算得上其中之一。刚开始构思的时候,会绞尽脑汁不知道写什么好,但写着写着,那个曾经模糊的自我逐渐清晰起来。“我觉得文书实际上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反思的机会,反思到底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自己究竟为什么喜欢这个东西。”比如斯坦福大学的补充文书「demonstrate your intellectual vitality」,陶超群直言是自己写的最好的一篇,“说出了真正想说的东西”。

        “如果可能的话,能谈一谈申请季最难过的瞬间吗?”对面显示着「打字中」近一分钟之后,发来的内容显的尤为平淡。“最难过的大概是斯坦福被拒。出结果的前一天晚上刚参加完同学的生日聚会,昏昏沉沉的早上七点被我妈摇醒,第一句话就是我被拒了。”“一直以来的梦想呀,放弃ed冲一波斯坦福,最后发现我爱它它不爱我(facepalm)恍恍惚惚过了一个礼拜,最后也只能放下啦。没有缘分也不能强求的呀。”我们看不到处于情绪低谷时的他,也因此更加钦佩独自承受沮丧的他。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时间,范德堡的offer出乎意料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面对着巨大的Congratulations,陶超群愣了几秒,完全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在之前一封封拒信的打击下,这个结果可谓是「惊喜」。后来,全美排名第8的杜克大学和全球顶尖的UCB EECS专业的录取消息接踵而至。那是认可,也是信任。于他而言,申请季的意义或许已经远超过「大学」的狭义概念,愿少年永远怀抱他的梦想,如今日一般前进。


       最后,经过陶超群同学的同意,在此附上他关于申请季的感言。他经历的苦难与辉煌,我们无从体会,但或许可以从这段话中,感受到一二分他的心情。


三年
我的申请季也就这么结束了
收了那么多封拒信
最后也还是拿到了全球最棒的cs program
前十的大学也好歹混了一个
不错不错
苍天不负有心人

还记得寝室里无数个夜晚
圣诞夜改论文到凌晨四点
一次次去科协忽悠教授
一次次改展板改paper
刷了60来篇论文
三四本大部头
在isef看nba看展板
山外有山
董蓝曼老师又当爹又当妈
难忘
难忘

第一年参加FRC就率队杀进总决赛
哈哈一共只有四个人
谁说率队都没毛病吧
见识了why STEM
永不言弃
四个字
深有体会
比赛的时候十二点睡六点起
Hyatt住的全无价值
反正一回酒店也都倒头就睡
两点钟梦中惊坐起
才想起来去洗个澡
明尼苏达的buffalo和Vincent
大概一辈子都忘不掉吧
不过那时候的我真的不会编程啊
运气
运气

这三年
运气真的很好
数学建模刚结束的时候
十一点多从静安寺出来
在我爸的车上
说这次m奖就差不多了
谁又想得到
最后竟然进了nl呢
在实验楼的办公室里
听到我爸打来的电话
真的开心到跳起来

还有py兴奋的跑到机器人教室
告诉我们进了isef冬令营的时候
得知我进了rsi的时候
明尼苏达报到5515的时候
脑中都是一片空白
从脚跟麻到头顶
多幸运
多幸福

收到斯坦福拒信的时候
刚刚从同学的生日趴回家
还没睡醒
还带着点酒精的麻痹感
被妈妈摇醒
“醒醒吧,你被斯坦福拒了。”
什么感觉?
大概是长久的梦醒了
又仿佛在做梦
其实也是在意料之中
毕竟我也想象不出
我在斯坦福会是什么样子

最痛苦的还有cmu的拒信
说真的
在看到拒信的时候
不解
难过
告诉自己
大概真的是我好高骛远
还想着不甘于平凡
想着上最好的cs program
就是有点儿憋屈
三年累死累活
最后只换了个ucsd
还不如只学个ib考个标化呢
嘿嘿
只能说世事无常
谁又能想到
想都没想过的ucb会要我呢

感谢董临风和数模的队友们
感谢模拟社区的诸位同僚
你们让我认识到交大附中的同学有多棒
感谢RDC
感谢董蓝曼老师和科协
感谢老朱
教会了我责任与担当
感谢和我相似度90%的py
希望三十岁的我也能有你90%的精神和斗志
感谢陈笠老师和Sisley
感谢成晨老师和程敏老师
感谢小凡
感谢父母
谢谢

这个结果
不负三年汗水
不负交中ib
不负Rickoid这个称号
不负父母期许
不负自己

三年
冷暖自知
这是我的高中
我很自豪。

文 / 周雨辰 鲁漪文
特别致谢 / 陶超群
 
 

访问人数:530   更新时间:2017-04-17 08:17:53   发布人:本站编辑

Copyright©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 沪ICP备10016824号
地址:上海市殷高路42号 ∣ 邮编:200439 ∣ 联系电话:021-65911245